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

​​​(理論)斯蒂芬-占星失誤時

歡迎按讚加入fb分享星粉絲團,接收最新星座運勢喔
分享星星▼TOP / 最新文章 / 星座專題

星譯社ATS
​​​斯蒂芬·弗里斯特,進化占星學的創始人之一,當今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占星大師之一,《內在的天空》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。


來自:“星譯社”及譯者劉小貓、幻覺


斯蒂芬-占星失誤時——譯者:@劉小貓Sienna  @幻覺manjusaka  


今晨收到學生焦慮的郵件。他有一個客戶經歷了本命月亮與行運天王星的合相,但卻“什麽也沒有發生”。他很擔心自己的預測失誤了。我給他一些可能的解釋。而當我回複他時,我意識到他的問題正是我們本月播客一個很好的話題。

我想指出的第一條內容聽起來有些教條,但是我真心相信這條真理:占星從來不會錯。我很快會說占星師自己的問題,但這是另一個問題。占星術是討論宇宙如何運作的基本理論。說占星學失效了,就好像在說萬有引力失效了一樣。
但是占星師的預測時常會失敗,所以我們不要害怕承認事實,而要試著從中學到些東西。這里有諸多潛在的問題。讓我們來一探究竟。


象征主義不是文字上的直譯


關於這一條,早在寫《內在的天空》一書之前就早已大說特說,在這兒就不再贅述。盡管如此,當談及“占星學的失敗”一題時,這仍是其中核心的問題。讓我給你舉個例子。一個占星師看到天王星行運進到某人的七宮,占星師可能會預測說他會離婚。但是,離婚沒有發生。


是他預測失敗了麽?不是。這是這個占星師他丟人了。這個預測太過狹隘了。太過死板的運用會帶來更多的問題。想想吧:大多數的夫妻都或曾經歷過這樣的行運,而還是存活下來。這是一個最明顯的證明。


然而真正的論點應該是,離婚是天王星過運時的一種可能,“地震與閃電之神”進到了有關七宮婚姻宮的位置,但這不是唯一的可能。真正發生的事情是,這個客戶的個人關系層面,有發生一種個性化的脈搏跳動。這可以從多個不同的方式來解釋。妻子對丈夫說,今年夏天她不想與他家人照舊度假,她想要去參加為期一周的占星學會議。她很擔心他會拒絕,但他卻說:“太好了!我這下放輕松了。正好今年我也想避開家人,租輛摩托車去橫穿新墨西哥啊。我還擔心你會因為我取消共同的度假而不爽呢。”


發生了什麽?這是給了彼此一些天王星似的呼吸空間。他們更為開心與親密了。比起離婚來說,這是對這個行運更好的回應。


這是“什麽也沒發生”嗎?當然不是。占星師作為離婚的簡單預測,是一種太過狹隘的論斷。象征主義不是文字上的直譯。這樣說來,這個客戶其實真正得到了這個行運的真正含義。不幸的是,這個實際發生的事情是100%超出了占星師的想象。


這種解釋的錯誤,是關於“占星不正確”理論的大部分情況。永遠不要低估你的客戶——而且永遠不要忘記,對於每一個行運都有著更高級的進化意義,而不管這個行運“看起來有多麽糟糕”。


讓我們看看占星學明顯失誤的另一種解釋。


人們生活於兩個世界


我們人生天然的在物質的世界中活動,而我們的感官與外界聯系,活躍反彈,處理我們的需求與欲望,並且與我們所處的外界環境相互角力。


但是我們同樣生活在內心的世界中。


甚至我們對物質世界的理解,也受到我們內心的態度和情緒的制約。如果你對此有所懷疑,試著跟一個抑郁的人講講道理說:“生活並不是真的這麽糟糕。”


更重要的是,每個夜晚我們閉上眼睛,放棄與外界世界的關聯,完全居住在我們內心的世界之中。
在我們所居住的靈魂最深處,那里至少是匯聚了我們於外界世界的經驗集合,關於我們的工作、我們的新聞消息、還有我們日常生活的各種瑣碎。


內在世界的關鍵很簡單,它涉及到“占星術沒有用”這個概念的本質關聯。有時候一個占星事件會完全只在內在世界里展開。這也還是“一個事件”,除開這個事的本質是完全精神層面的。它與外界世界的行為完全沒有直接聯系。


再一次,讓我們考慮這個行運天王星進入女性第七宮的例子。這一次,讓我們看看她如果是單身,而且滿足於單身的狀況。假設她對待人際關系的態度可以歸納為:“現在牛奶這麽便宜,為什麽還要買一頭奶牛呢?”


這很有趣,但依然反映一些脆弱。我們說,她對關系的防禦態度,可能來源於害怕被傷害的脆弱。讓我們說,外部的社會因素——這總是天王星的敵人——造成了她對他人的難以信任。比如說,假設她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了這個家。她身邊的朋友希望保護她,讓她不感到孤獨所以用“酸葡萄理論”——通過貶低關系的方式。天王星進入女人的七宮,可能是她能從外部影響中恢複過來,說出自己真實獨特的個性。坐在公園長椅上與自己長談一番,她意識到在她的本性里,她是一個充滿愛意的伴侶,或者至少她希望成為一個有愛的人。她渴望外在以現實的方式彰顯——而就算是承認這個,也是需要勇氣的。


而她坐在公園長椅上時,沒有人騎著那匹白馬,把她帶到山上的城堡。她還是單身。表面上看到,什麽也沒有改變。


但如果我們說:“當天王星進到她七宮時,什麽也沒有發生。” 天使擺擺手,笑笑。一些巨大的改變已經發生了。這僅僅只是發生在她兩耳之間——只是在精神層面——並非在外界的世界之中。加一點想象,再加一些人類的慈悲,我們可以很快認識到天王星帶給她的改變,開始相信她在未來會擁有開心的親密愛人的可能——但如果沒有這樣的內心改變,即使魅力先生跪在她面前,她還是會拒絕思考,“很好的男人,但是他對我來說太短了。”


此關鍵是,正如我們活在外界世界一般,我們也同樣活在內心的世界之中。所以占星的應驗可能只是在內部運作,而在生活的外界沒有留下任何明顯的漣漪。一個好的占星師要警覺現實的可能。而差勁的占星師卻只會註意那些有形的外在形式,“預測什麽會發生”——而更糟的是,把這個問題僅僅局限在了外在世界的分子和原子之上。


讓我再多說一點。雖然堅持在此處提出一些基本的觀點,但是我還是要申明之前提到的是相當罕見的狀況。一般來說,因為占星學上共時性的原因,很多時候內在的影響也會在外在世界體現出來。可能這是微妙的體現,但他們確實存在。我們在之前場景里的女主角可能是,舉個例子,體驗30秒的與陌生人偷情。看到這與她內在改變的關聯了麽?她可能會去上交友網站,緊張的瀏覽,然後很快再關掉頁面。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,很容易被忽略掉。但是它們確實是內在更為戲劇性影響之下的,微妙外在體現。


占星師可能會忽略沒有意識到它們,但是天使們知道一切。


下面讓我們看看占星學失靈的另一個原因。


有些事情急需發生嗎?


有一個占星原則幾乎永不失靈:除非有些事需要發生,否則任何行運或推運都不會發生什麽。它們都代表進化的需求,本質上都是我們從第一口自主呼吸開始就與宇宙簽下的靈魂契約。我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表達這一點的意思:我們都有病,行運和推運就是藥。說“我們都有病”並不是負能量,而是我們為何用肉體存在於地球這一生的終極原因。地球不是宇宙中最享有盛名的地方,活著很美好,活在這具血與骨的容器中也很榮幸,但這也只是更大進化旅程的一個階段而已,行運和推運只觸發它發展的階段。這里的重點在於,它們永遠只在需要發生的時候發生,在時機合適的時候。它們出現,來開發我們意識中的一些東西,來矯正一些東西、治愈一些東西。


有了這些寬泛的哲學觀點,我們可以認識到,可能一些人比其他人更需要堅定的修正。你跑偏多遠了?靈魂上的惰性已經竊取你多少更高潛力了?就像我們其他每個人一樣,你也有你的靈魂勝利,可能也有你的靈魂失態。


這些又引出一個關鍵點:行運的活力與一個“修正”多麽適合你有關。這不是我們可以從星盤中看出來的,這與你自己對星盤的呼應有關。


再說回天王星七宮行運,就算我們在一段幸福的感情關系中,也要走每個人自己的路。我們在為了關系的讓步和堅持自己的旅程、自己的個性之間找到平衡了嗎?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,我們當然都會犯錯。在一段感情關系中,我們可能讓步太多了,有時甚至意識不到。我們也可能如此固執,很討厭“各讓一步”。


天王星就帶著你的表現報告出現了。


說明:一個“聽話、順從的妻子”,犧牲自己來滿足丈夫與家庭之需,而因此她也成為了自我世界的幽靈。天王星對她施也沈重一擊。可能真的很像“地震與閃電之神進入到了她的婚姻宮。”


發生了什麽?


可能她就炸了——拋棄婚姻,有了外遇,隱姓埋名搬去南美。天大的事件啊!而預測的占星師當然很開心,他誇張的預測精準實現。


更可能的是,鑒於她一向被動的天性,她會在內在感受這次行運,但是以黑暗的方式。她放棄了。她進一步的自我解體。她選擇成為自己人生的僵屍。而有可能她的丈夫根本什麽也沒察覺。


天使們知道,所以她們悲傷流淚。


這其中的重點是,她確實需要這次天王星的過境。這次進化的需求如此迫切,所以“斷層線已經鎖定,且滿載能量”,地震將能量巨大。


而這確實是巨大的——在其中一個場景中,她離婚了。我們只是也應如同看見這繁亂的外在一般,對“內心的地震”同樣敏感關註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顯然不會想到“占星失效了”。但如果之前的情況更為溫和,相應的“修正”並沒有這麽戲劇化呢?


早些時候,看著同樣的行運,我們設想了妻子對丈夫說,她想要“不參加例行的家庭度假,去參加一周的占星研討會。” 而她的伴侶對此毫無異議——因為他想要騎著摩托車出門玩兒。


在這個例子里,天王星的必要修正顯得小了很多,而這進化的必要性也少了很多。兩個智慧的人類很容易為彼此的獨立性留出空間。他們都很開心,而且比以往更加相愛。


但請記住:對於認為天王星行運進入第七宮就“意味著離婚”的占星師而言,什麽也沒有發生。


下面是占星學可能失敗的另一個原因——


占星本身在不斷演進


很多的現代占星師認為,如果不運用天王、冥王、海王的知識來進行我們的解讀嘗試就很可怕。


那同時,我經常想到古希臘、古埃及、還有中國的占星師們,他們在鐘表發明之前所面對的困境。他們怎麽能在對時間只有一種模糊的感覺時,能正確的做出占星解讀?他們找到很多方法來解決問題——但是我很感激在我解讀的星盤上,能有準確時間的上升點。


更進一步說,我越來越意識到沒有把厄里斯——一個冥王大小如海王一般運行的小行星——放進我們的考量是一個巨大 的錯誤。但是我得承認,我也沒有太多的運用它——無論如何,現在還沒有。


但是我也是在不斷進步的。


直到十幾年之前,我都不是特別了解赤瑋。當我想到,我在為那些出生在月亮出界時(out of bounds)的人們看盤時,我其實並不甚了解、理解、或者是能提及他們的月亮,我不禁搖了搖頭。


問題清單還能繼續列舉。問題是,我相信總是有很多對於占星師來說,不懂的技術和要點,而這些危機潛伏在未來,等待著那些還沒有出生的占星師們來發現它們。


這套占星系統一直是——而且可能會一直都這樣——處於演化之中的。而這難道不是好消息麽?
為了這篇小文里的目的,我下一個想法將為主題提供了一個反轉。我們一直探討的是,對於那些發生了的事情來看,已經發生的行進和推進看起來失效了。那現在,我們看看鏡像的問題:對於那些在星盤似乎沒有明顯事情,但卻在生活中有事發生的狀況,應該怎麽解釋呢?這是另一種“占星不準”的場景。


任何誠實的占星師都會承認這個事實。當它發生,是不是有一些外力在影響作用——例如,一顆未曾發現的行星?有時這可能是真的。不然還能怎麽解釋呢?還有未曾發現的行星,這是一個虛擬的確定——以及同樣,他們是有其占星學含義的。他們肯定是,“占星機器中的鬼魂”。


現在不妨跟著我們的思路,其實當某些事情發生,“卻沒有占星學上的解釋”時,這個原因可能很普通。


作為一個占星老師,當我們“無法看到重大歷史事件之後的占星學意義”時,我的頭腦一下子變得難以理解。我不知道有多少次聽到學生們說:“噢,我從來不用太陽弧” 或者是 “啊,我沒有註意到月亮已經進入到它的香脂月相之中……”


當占星學失效時,是不是就只是因為我們在眼觀星盤時,不夠努力不夠仔細呢?


我們現有的占星技術倉庫肯定是不全的,但也已經是相當龐大,威力大到讓人印象深刻——這是相當努力之下,才能把這門技術提升至當今這樣的高水平。大部分的時候,當一個占星師不能看到,行星在某個事故或者是新關系或其他里的蛛絲馬跡,那這個解釋總是被歸結為,看得不夠認真。


而這里有另外一種可能性需要考量……


是不是星盤錯了?


占星術依賴於一個長期的、複雜的原則鏈條,而至今為止它最薄弱的一環是,我們依賴於準確的出生信息來畫星盤。即使是新手占星師也知道,應該對那種說在“中午”出生的信息保持懷疑,或者是聽到那種“媽媽說我是6點前後出生的”的話都會一抖。但即使是一個像是下午7:22的出生時間也可能是錯的。“出生時間”這個詞,其精準的、實際的含義到底是什麽?當時墻上的時鐘又有多準確呢?


當我在青少年時,我開始對占星術感興趣,我詢問母親關於我的出生時間。她自信的告訴我,“上午6:11。” 後來,我找到我的出生寶寶手冊,原來我出生在三個小時之前——而我出生時的體重是6磅11盎司。


永遠,不要,相信我們的媽媽。
錯誤的“預測”總是有可能源自錯誤的來源——即使我們足夠智慧可以預測到問題,而不是只回答問題——那也是張錯誤的星盤。垃圾數據進來,生成的結果也是垃圾,就如同他們在計算機的世界里說的一樣。


當然,把錯誤都歸咎於“錯誤的星盤”當然是很低級的把戲。我當然相信自由意誌的力量——但是請不要把它與糟糕的技術混為一談!當談到“占星術不管用”時,記得考慮我們之前討論的所有要點。


還有,如果錯誤持續出現,而這個星盤看起來“完全不匹配”時,請要留意:你可能在解讀一張糟糕數據的星盤。


一般說來,這樣錯誤都是分鐘級別的。因此,他們不會有太大的影響,比如,天王星過境出生月亮的時間上——幾分鐘不會讓出生月亮離開太遠。但即使是幾分鐘,也會讓宮位系統出現明顯的變化——在出生星盤上平均每四分鐘會改變一度。


這帶來很多糟糕的狀況。


在我的經驗看來,出生證或者其他的記錄上,時常有數字“1”被記成了“7”。更糟的情況,上午AM可能被寫成了下午PM,就會產生出一張誤差到了12小時的星盤。這種情況,即使是月亮的位置,也有六度左右的差別。當然,所有一切都處在完全錯誤的宮位中。


這些都是“筆”誤,看起來,對於1985年之前出生的人來說,可能更為麻煩。如今,出生記錄都是電腦通過鍵盤記錄的。而筆跡錯誤的減少,帶來的可能是因為數據輸入錯誤帶來的另一種問題。


我曾經有這種經歷,我確信有人的父母是給了孩子錯誤的出生日期——比如,隱瞞懷孕的新娘。這在現在不是一個問題,但是忽視它仍是愚蠢的,特別是當客戶出生在1970年社會革命之前。


還有一點:註意11/8/68 對一個美國人而言代表著1968年11月8日,而對法國人可能就意味著1968年8月11日。這一點可是不止一次的讓我犯錯。


原則是,總是對出生信息帶著質疑。如果你的預測不管用了,那這有可能是原因所在。


一個有用的提示——這樣的錯誤應該是一致的,不管是行運還是推運上,所以你要嚴肅對待之。如果這只在星盤出現一次,那就回頭看看之前探討的各種可能性。

我想再呼應下開頭,在我的觀點看來,占星學從未失效。這個觀點聽起來有些傲慢,但是我堅信此。當我思考其意義時,它的力量實際上在起著反效果——這給予我教訓。我,一位可憐的占星師,必需要試著挑戰它。在我的骨子里,我知道對於一位依賴我的客戶,他最為關鍵的靈魂問題,就存在於那張我們稱作為占星星盤的,那張單薄的紙上。他或者她來找我,指望著我給予忠告。而即使占星學沒有失效,但是占星師失敗了。我可以做的全部就是,在我的局限之內,盡可能更聰明的練習——並且不斷的努力抗爭,把那份局限能盡可能推得更遠些,無論是在真相、智慧、還有技術的層面。再加上更多的愛,或者還有一些謙卑,而這是實踐這項神聖的技藝所能擁有的特權與喜悅。 ​​​​

標籤:星座專題 / 星象分析 / ◑金星 / 占星知識
推薦:譯作◎浪漫愛情的最佳時機:金星與火星的運行
推薦:
譯作◎ 金星落12宮戀愛方程式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